新金融搜索:
首页 > 汽车 > 最新资讯

前途堪忧的前途汽车 一支造车新势力命运将倾的启示录

发布时间:2020-04-17

原标题:前途堪忧的前途汽车 一支造车新势力命运将倾的启示录

摘要:在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,由于资金问题影响,前途汽车规划中走量的前途K20迟迟无法落地,这让前途汽车陷入了死循环中。

曾经造出了天价跑车的前途汽车目前正面临崩盘的危险。从成立至今5年的时间里,率先拿到造车资质、率先造车量产车的前途汽车,如今已经沦为新势力中的边缘人。无新产品、融资难,成为了前途汽车无法打破的魔咒。

近日,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分别在3月11日和17日发布了针对前途汽车(苏州)有限公司的限制消费令,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,也就是大众眼中的“老赖”。同时,天眼查风险详情提示,前途汽车共有9条自身风险、17条周边风险、57条预警提醒。对于这一消息,前途汽车目前暂无回应。但从今年几次延迟复工和拖欠员工工资的行为看,早已经从第一梯队掉队的前途汽车或将很快出局。

融资延期到账引爆风险

近期有前途汽车员工爆料,已经收到三次延迟复工的通知,能否如期复工仍然是未知数。“这次从4月1日又延迟到了5月4日”一名前途汽车员工表示。公开资料显示,前途汽车因为融资资金不能及时到位,去年就开始出现了资金周转困难的情况。而公司多次延迟复工,也是变相节约支出成本的一种方式。但只节流不开源,对于没有造血能力的前途汽车来说,也仅是缓兵之计。

事实上,早在去年9月,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:“原计划在今年8月和9月能分批到位的融资款,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账。这使得公司部分原定推进的工作,因资金延期到账遇到困难。”正是这笔延期到账的融资款,让前途汽车如今陷入窘境。据了解,上述融资款项金额高达10亿元,原计划最晚于2019年11月到账,如今却一拖再拖。

其实,前途汽车的董事长陆群也是一位牛人。资料显示,陆群是长城华冠的创始人,汽车工程领域的专家,拥有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学士学位,北大国际MBA及美国Fordham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2003年创办长城华冠,2015年成立新能源造车企业前途汽车。这位汽车工程领域专家从事整车设计和研发工作已超过25年的专业人士,并不是大家眼中擅长打资本牌的互联网大咖,而是真真正正的汽车人。对此,有业内人士就称,前途汽车融资手段单一,仅依靠机构融资,缺乏市场融资途径。

超跑构筑的虚幻世界

回想当初,当其他造车新势力还在为资质而发愁、还在展示PPT向资本市场展示理念的时候,长城华冠已经通过自身实力,获得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,在2018年8月8日正式上市第一款电动跑车——前途K50,这样的速度是要超过当时大部分的竞争对手们。

好多人都不会忘记,在此之前的那届北京车展上,前途汽车租下近300平米场地,展出了当时还是雏形的首款超跑,这让不少还藏在角落里没有底气登台的造车新势力们为之汗颜。甚至彼时,不少评论都认为“能与特斯拉抗衡的造车新势力”即将诞生。

不过,这种光环很快消失殆尽。虽然前途K50外型炫酷,但价格高达70万元,对于一个没有品牌积累和强大研发实力的新车企来说,前途K50的出现只是昙花一现,即便中国消费者就是“人傻钱多”,能为其埋单的也屈指可数。数据显示,截止到2020年3月底,前途K50累计销量仅156辆。

用超跑来树立品牌基调,在前途汽车之前还有蔚来汽车。不过,蔚来汽车显然更加机智一些,打造价值千万的EP9,2.7s的百公里加速更是拿下了“全球最快电动跑车”的头衔,塑造了一个个“买不起”系列。反观前途K50,定位于一款纯电超跑,除了有个超跑的外观并没有太多亮眼的表现,NEDC综合路况续航里程为380公里,4.6s的百公里加速也并不是那么的惊人,即使车身大量的碳纤维覆盖件进行减重,性能上来说仍弱于其竞争对手。

正是因为前途K50的滞销,把前途汽车的节奏完全拖垮。在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,由于资金问题影响,前途汽车规划中走量的前途K20迟迟无法落地,这让前途汽车陷入了死循环中。

“前途汽车遇到了所有造车新势力遇到的问题,核心技术薄弱、定位不清晰或者错误,将大量人力物力花费到造型、车身、加速上,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和传统车企区分开来。这些雷都被前途一个不落地踩到了。”有业内人士评价。

难以逾越的政策红线

众所周知,一支造车新势力的生存和发展,需要外部不断地输血。但一直以来,前途汽车未传出成功融资的消息。甚至前途汽车的母公司长城华冠还在2019年4月退出新三板,上市融资的道路也没能走通。

数据显示,自2015年从“新三板”上市之后,长城华冠的亏损每年递增,3年内亏损已经超过7亿元且大幅加剧,定位于超跑的前途K50前期研发成本高,上市后偏低的销量显然是无法带来盈利,况且前途汽车还一直处于烧钱的状态中。长城华冠自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至2018年底,其净利润分别为-0.22亿元、-0.98亿元、-2.26元、-6.06亿元,累计亏损已经达到9.52亿元。

2019年2月20日,其母公司长城华冠申请终止挂牌。当时,长城华冠发布公告称,拟申请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,通俗的说就是退出“新三板”,究其原因,无非就是企业出现运营问题、违规、未按时披露业绩等。2019年4月19日,长城华冠宣布退出新三板,长城华冠的持续亏损同时加剧了前途汽车的困境。

需要注意的是,除了资金链断裂,政策的红线也将决定前途汽车的生死。

资料显示,前途汽车2016年获得国家发改委关于年产5万辆新能源乘用车项目核准的批复,2018年进入工信部第306批《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》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名单。随后,2018年12月10日《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》颁布。

规定要求,“上两个年度累计境内外市场销售并登记注册的数量大于3万辆纯电动乘用车或3000辆纯电动商用车,或上两个年度纯电动汽车产品累计销售额大于30亿元”。回头看前途汽车,目前累计销量为156辆,前途苏州工厂投资20亿元,仅销售156辆车,按照补贴后68.68万元/辆的价格算,销售额仅为1.07亿元,这些指标距离规定相差甚远。同时,按照《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》第17条的要求,由于前途汽车未能达到相应产能,意味着此后整个江苏省都不能再新建、扩建产能;这意味着前途汽车已经拖累了整个江苏省的新能源汽车产业。

曾经的风光就如绚烂的烟火,过后是一片漆黑。前途汽车的经历也是教科书一般的存在,造车必然要务实,这个从互联网跨界来的公司都懂的道理,反倒被前途汽车这样有造车基因的老字辈给忘了。

(文章来源:华夏时报)

来源:华夏时报
作者:翟亚男
理财师推荐